出国百科

澳洲移民新政策,出国移民,出国移民条件,出国移民中介,澳洲留学,海外置业,,关于澳洲,澳洲每日新闻

给澳洲移民的一份讨薪指南,如何知道薪水是否过低

阅读:0  发表时间:2018年05月29日

本文是一篇帮助澳洲移民如何发现薪水是否过低以及如何讨薪的指南。澳洲移民可以根据我们提供的网址查询自己的年薪是否低于澳洲平均工资水平。如果薪水过低,这份指南还将告诉你如何收集证据材料,以及如何维权。


首先,查一查你应该得到多少工资

登录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Fair Work Ombudsman)网站,在免费在线薪资计算器中输入你的信息。

 

你需要提供诸如年龄以及你是否为学徒这样的信息。

 

完成后,系统将明确告知你应得的时薪、周薪以及每次夜班和周末工作的薪水。

 

名为Hospo Voice的新工会组织还面向智能手机使用者一代提供另外的薪资检查工具。

 

Hospo Voice由一直以来为接待服务业工人服务的工会组织“联合之声“(United Voice)发起。

“我们做这件事的原因是澳大利亚当前的工会系统不能帮助的年轻工作者,”该工会秘书杰西·沃尔什(Jess Walsh)说。

 

该工会将提供独家网上服务,包括薪资检查工具以及一个记录工作时长和每天工作时遇到的烦恼的空间。

 

“我们了解到智能设备是年轻的工作者与世界联络的方式,所以我们想到用这样的方式向他们伸出援手。”

 

如果发现自己薪水过低,不妨和你的同事聊聊。

整理出一份你的工作时长记录。

 

你也许打算组团去找老板,就像位于诺斯科(Northcote)的巴里(Barry)餐厅员工最近做的那样。

 

“我们经常说团结力量大,你不应该独自一人去见雇主,” 墨尔本青年工作中心(Young Workers Centre)协调员凯莉亚·菲茨帕特里克(Keelia Fitzpatrick)说。

 

沃尔什女士称,如果某人工资过低,很可能其他人的情况也一样。

 

“我认为年轻的工作者们清楚,只有自己站出来是很弱小的,” 她说。

 

“如果其他人也能够站出来,那就很有分量了,而且这也是Hospo Voice正在努力做的事。将那些目前感觉被抛弃和孤立的青年工作者们团结在一起。”

 

我该和老板怎么说?

 

说的直白点,菲茨帕特里克说。

“你就说你查阅了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网站并得到了一些你所从事的行业最低薪资的信息,” 她说。

 

之后,将所有材料,包括你的问题,以书面形式交给你的老板,要求他们以非正式的方式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假设你的薪酬过低是一个大错误,并且老板表示抱歉。

 

如果是这样的情况,那么你应该一次性地或在几个月中陆续收到欠薪。

 

Hospo Voice制作了一个信件模板,你可以使用这些模板给老板写信,并着手创建必要的文件记录。

 

如果老板拒绝做任何事怎么办?

当事情变得棘手时,你就需要让问题升级。

 

带好你的书面记录,包括你给老板发的电邮以及工作时间记录去找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或者酒店服务业工会“联合之声”。

如果你在维多利亚州,你可以联络年轻工作者中心(Young Workers Centre)。

 

“不幸的是,雇主通常只会回应来自这些机构,而不是来自其员工的信件或电邮,” 菲茨帕特里克女士说。

 

老板停止给我排班或者解雇我时该怎么办

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但可能是违法的。

 

澳洲移民需要知道,如果只因对方争取工作场所权利而无视、拒绝雇佣或终止排班某人的话,这其实是违法的。

 

如果在你身上发生这种情况,你需要提起一项叫做一般解雇保护索赔(General Protections Dismissal claim)的申诉,你的老板可会接到申诉通知。

 

你可以通过公平工作委员会提出申诉,但这样做有时间限制。

 

你必须在21天之内做这件事。

 

澳洲移民一旦把表格提交到公平工作委员会,该委员会将把表格寄给你的雇主,要求雇主回应这些指控并提出他们的看法。

 

“之后,你的案子会通过公平工作委员会进行调解,我们将通过这个机构努力解决问题。”

 

这是否意味着澳洲移民能把工作要回来?

可能会,也可能不会。

 

“通常这类案件会和雇主达成与复职无关的和解。和解会补偿你在失去工作期间的工资损失,” 菲茨帕特里克女士说。

 

澳洲移民要多久才能把我的钱要回来?

这取决于个人情况,但是通常会花几周到超过一年的时间。

 

有时一些收到工会或法律中心信函的公司会迅速处理这些问题,但是其他公司也可能会忽略这个过程。“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可能涉及大量的信件往来。”

 

如果澳洲移民确实拿回了钱,但[这笔钱]是现金支付的话,税务人员可能会来拜访你。

 

“通常税务局并不追着年轻人支付没有预付的那一点钱,” 菲茨帕特里克女士说

 

“你可能会面临来自税务局的一些轻微影响。”

 

如果澳洲移民必须等那么久,真的值得这样做吗?

按照菲茨帕特里克女士的观点,这绝对值得。

 

“不要因手续和等待时间而感到灰心,”她说。

 

“这是根据法律,你理所当然应得的钱。”

 

“越多的人站出来追讨他们的欠薪,站出来反对克扣工资的人越多,意识到他们再也不能逃脱的雇主就越多。”

 

我很生气。 事情为何变得这样糟糕?

这是让“联合之声”的杰西·沃尔什(Jess Walsh)彻夜难眠的一个问题。

 

“克扣工资已经成为接待服务业的一种商业模式,”她说。

 

“雇主所做的就是试图支付比你应得的更少的钱而又没事,看他们是否被逮到并送上法庭,这是一个相当漫长而且令人望而生畏的过程。”

 

她呼吁对系统进行彻底改革,并将少付工人工资定为刑事犯罪。但根据工会的说法,这一趋势正在转向,年轻工人正在反击。

 

“我们有一系列知名的场所被曝光了,因为他们对待员工非常恶劣,而且薪水不足,”她说。

 

“我认为,年轻的酒店服务工作人员真的开始扭转该行业的局面。”

 

在澳洲打工生活不易,希望这份讨薪指南能帮助更多澳洲移民。